首页文章所有的爽都是瞬间的东西,人类真实的快乐是恒久的努力。

所有的爽都是瞬间的东西,人类真实的快乐是恒久的努力。

小行动小编 2022-11-14 10:19:02 浏览数 (134)
反馈

原题 | 《人到中年:远离多巴胺,靠近内啡肽》

作者 | 瑾山月

来源 | 樊登读书(ID: readingclub_btfx)


罗翔老师曾问网友:

你是喜欢看言情小说,听爆笑段子,还是喜欢读莎士比亚?

不少人立马选择了前两者。

再问:如果选一个留给孩子呢?

几乎所有人又选择了莎士比亚。

回到生活中,花1周啃完1本名著、跑步半年瘦了10斤……是快乐;刷视频、打游戏、吃夜宵、买买买……也是快乐。你又会选哪种?

有人问:都是快乐,有何区别?

区别可大了。上升到科学层面,它们作用于人体的两种激素截然不同:

看个搞笑视频,大脑立刻分泌多巴胺,但这种爽感转瞬即逝;而更高级的快乐则源自内啡肽。

它需要我们克服本能、不断向上,才能享受到更持久、踏实的愉悦。

有句话说的好:少年只知多巴胺,中年才懂内啡肽。

追求哪种快乐,不仅决定了生活质量,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分水岭。


01 多巴胺易得,内啡肽难求

你有没有这种经历?

睡前打算刷十分钟视频,一晃俩小时过去了;

本想早起跑步,闹钟响后又决定下次再说;

下决心减肥,可一点外卖烧烤必不可少……

这就像心理学上的“嗑瓜子效应”,一旦拿起第一颗,就忍不住吃第二、第三颗,直到口干舌燥、心烦意乱。

我们总是一边在触手可及的爽感里无法自拔,一边又对自己的堕落痛心疾首,日益迷茫。

硅谷多巴胺实验室创始人布朗曾做过一个实验。

他把神经科学理论应用到代码中,比如适时的点赞、虚拟的货币等奖赏机制。

然后根据大数据算法,成功让人一直停留在喜欢的娱乐里。

现如今这个发达的网络世界中,人很难抗拒这种低级快乐的诱惑。

你想学习,各种热剧、信息推送层出不穷;你想减肥,美食主播轮番引诱你。

这就好像有个熟知你的损友,总能踩准你的喜好,让你当下快乐了,事后却后悔莫及。

而比起多巴胺的“先甜后苦”,内啡肽则是“先苦后甜”。

无论刮风下雨,短跑不停,几个月后小肚腩不见了,人也年轻了;关掉游戏,打开书本,报个课程,一年下来思维活跃了,心也不慌了……

当时觉得很难熬的事,回头望去都成了值得的经历,帮你塑造成了更好的自己。

所以说,多巴胺属于瞬间心动,是快乐陷阱,而内啡肽是长久美好,是快乐源泉。


02 追求多巴胺还是内啡肽 是人与人差距的根源

博主@进化,说过一段醍醐灌顶的话:

人在天赋上差距并不大,但最终的成就却相去甚远。除了境遇、运气等,最根本在于有些人走在了追求多巴胺的路上,而有些人却选择了内啡肽。

把时间消耗在低级娱乐上,一年到头不是活了365天,更像是活了1天,重复了364遍。

微博上,有人分享说自己毕业后找了份很清闲的工作,每天朝九晚五。

一下班就开始玩手游,一局接着一局,瘾上来时,甚至编瞎话请假也要打,结果实习期没过就被同龄人PK掉。

可失业后,他仍无法摆脱游戏的诱惑,一边啃老,一边在虚拟世界中寻求刺激。

转眼一年过去了,当他得知一起入行的同事早已升职加薪时倍感失落,在网上大吐苦水:“我是不是废了?太厌恶现在的自己了。”

多巴胺快乐就是一个“爽”字,不需要任何努力,去享受就完事。

可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,你预支的满足,都需要加倍的痛苦来偿还。

媒体人古典曾分享过自己的创业经历。

当时他已经有份轻松且高薪的工作,却时常在安逸中感到不安。

怕被这种舒适生活“捧杀”的他,决心辞职下海主动受虐。

遇见难搞的甲方,通宵熬夜修改方案;不熟悉的领域,放低身段从头学起。尽管吃尽闭门羹,受尽为难,他还是一一扛过,成了知名商业教练。

如今,他在擅长的领域活得忙碌且快乐。

平坦大道好走,爬坡小路难行,但选择后者,你才有机会去山顶见识更美的风景。

就像亚里士多德讲的:

在追求快乐上,和动物相比,人追求的快乐应该更高级和伟大。

多巴胺快乐门槛极低,轻易走进去,只会落入欲望的泥潭。

内啡肽快乐门槛看似很高,但你一步一步爬上去,却能收获安定的内心、更好的自己。

因为只有经过刻苦努力获取的快乐,才能让人不怕失去、心安理得。


03 最高级的自律:远离多巴胺,靠近内啡肽

《欲罢不能》一书曾列举了人会上瘾的因素:

诱人的目标、积极的反馈、未解决的紧张感等。

比如只要朋友圈发几张精修图,就能在点赞中感受到外界友好的反馈;

工作压力太大了,但通宵追剧就能暂时忘忧……

但用多巴胺快乐麻痹自己,只会让我们日复一日,不再努力,还要忍受内心的焦虑。

想要转换到内啡肽的赛道上,你需要极致的自律与可实操的方法。

①计划性地忙起来,用微习惯获取内啡肽

我们的大脑天生喜欢偷懒,当诱惑来临,潜意识会诱导你沉迷于低级娱乐。

明白这一点,就不能一刀切式地拒绝多巴胺,而是要刻意练习用一个个微习惯获取内啡肽。

比如,玩1小时手机,起来做30分钟瑜伽;打两把游戏,去健身房撸撸铁。

用计划性的忙碌逐步替代无目的性的沉迷,就会不断获得更多的内啡肽。

②人为增加获取爽感的成本

前几天和朋友聊天,她说她为了不刷视频,把相关app全删了。

起初浑身难受不自在,后来她干脆手机一丢,干家务、做运动、读书。

这种人为地增加获取爽感的成本,反而让她收获了满满的高级快乐。

正所谓不舍不得,断了多巴胺的后路,自然能踏上追求内啡肽的道路。

③克制欲望,生活越简单越快乐

科学家做过一个实验。在笼子里挂盏灯,灯一亮就给猴子喝果汁。

重复多次后,猴子们没心思干别的,整天盼着亮灯。看灯亮了,又希望果汁能多给一点,结果果汁毫无增加,猴子们在失望中变得烦躁难安。

欲望操纵下的快乐,最终会成为一种折磨。

作家宋默曾说:

我们往往进入这样一个怪圈:总以为得到了某些向往已久的东西,就会安定、满足了。

可真得到之后却觉得不过如此,更大的欲望立刻接踵而来,人也越来越累。

真正的快乐,绝不是被欲望控制的低级消遣,而是更高级的享受。

回到开头的问题,罗翔是怎么选的呢?

他说:所有的爽都是瞬间的东西,人类真实的快乐是恒久的努力。

刷视频、熬夜是很开心,但你为什么在这种开心中越来越恐慌?

相反地,当你明明不想动,还坚持去健身;明明很累,还爬起来去学习;明明想躺平,还坚持把工作干好,却能感受一种心安的快乐。

低级快乐如璀璨烟花,短绚即散;高级快乐如静水深流,沧笙踏歌。

当你学会远离多巴胺,靠近内啡肽,相信我,你会感受到脱胎换骨的自由。


0 人点赞